一团糊

摸鱼屯放地♪
原创狗/孩子亲妈
今天也在努力开脑洞。

© 一团糊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鬼屋宅急送](2.隔墙有耳小心背后人)

漫画地址:http://www.u17.com/comic/106097.html

鬼屋的主页:http://gwzjs.lofter.com/(有密码 8位)

鬼屋01


(2.隔墙有耳小心背后人)

七区的板块与之前并没有太大变动,该在的都在只不过有些熟悉的ID却已消退。

正看帖看得开心,一阵咚咚夹杂着用什么尖锐的东西划在铁门所发出的吵杂瞬间打断了二蛋愉悦的心情。

「猫吗?」二蛋瞟了一眼紧锁的仓库铁门然而声音依旧没有停歇。曾经也有过野猫把铁门当做磨爪子的地方,不过那件事很久之前就已经处理掉了。

「啊真是吵死了!」二蛋向铁门走去准备揪住那只让人不安宁的野猫,可是当他还没跨出两步刺耳的烦人声却突然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从窗户吹进来的冷气。

「怎么回事?要下雨了吗?」二蛋记得最近的天气都是报晴啊,不过天气这种东西嘛谁说的准呢。

夜静悄悄的,不知从哪传出来的水渍声「滴答滴答……」慢慢地越靠越近。铁门伴随着水渍的滴答声配合般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知——」

二蛋要是到这里还没发觉什么那真的只能说智商有问题,明明有锁可是铁门却自己好好地打开了这说明什么。

「这贼胆子好大!」二蛋从身后的柜子上抽出一根木棒慢慢靠近铁门躲在后面,二蛋就看见地上的水迹慢慢向朝里面而来。白色的衣服随即慢慢映入二蛋的视角,一个人走了进来。那个人有一张惨白惨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目光呆滞眼皮下垂仿佛凹陷进去一样。

李二蛋这人其实胆子并不大,大学的时候和室友看恐怖片曾被吓得不轻。为了增强男子气概事后便补了很多有关于这方面的电影。本以为会有点用,而这导致后果就是脑子里充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厉鬼形象。有时候半夜上厕所也会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到,也不知道这练胆到底算是成功还是失败。

二蛋不敢多看,心头一跳一跳的然后举起木棒用力挥了下去。只见那个人用呆板的动作缓慢转过像是下意识一般抬起手臂挡住了木棒的攻击。

那人将头扭成正常人无法抵达的角度眼睛直直的盯着二蛋用呆板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在——哪?」

「!」二蛋几乎屏住了呼吸,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别人和他一起工作过的小涛!

只见小涛嘴挪动着嘴巴一张一合像是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他一把掐住二蛋的脖子。凹陷下去的眼窝开始慢慢溢出充满腥臭味的黑水。

二蛋被小涛掐着有点喘不过气,脸旁瞬间憋成了红色。

只看见小涛嘴里发出「咯——咯——咯——」令人毛骨悚然类似于笑声一样奇怪的声音。

二蛋从来没想过这种事情会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明明是相信科学的大好青年可是死去的这个人却眼睁睁出现在自己眼前。随着腥臭的黑水沾满地面的时候,二蛋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希望只不过是一个梦。

就在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刻,二蛋感觉有股冰冷的气息包裹着他以及小涛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二蛋是在快递点的沙发上醒过来的,第一眼看到便是头发斑白的吴大爷。

「你啊,真是让我担心死了!」吴大爷看见他醒来顺手一巴掌拍在二蛋的脑门上。

「怎么了?」二蛋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般疑惑地看着吴大爷。

「你小子还好意思和我说怎么了,我大早上来开门就看见你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还有,你蚊香怎么放的!烧到包裹是小事,烧到自己怎么办?你别和小涛一样死个不明不白。」

「啊?蚊香我有好好放啊……」二蛋诧异地看着吴大爷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昨晚自己是看着电脑然后听到声音以为是小偷,随后看见了……小涛?想到小涛那张凄惨的面容二蛋不经牙齿打了个颤。

「吴大爷你相信鬼吗?」

吴大爷听他这么一说立马皱起眉头,「大白天说什么鬼话!」

「可是……」自己昨晚明明看见了小涛而且还那么真实,不像是自己梦游所导致的幻觉。

「有时间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不如把今天的货送掉。」吴大爷见他没事了,开始抱怨着最近种种的不满。

「小李啊你说总部什么时候能给我们配个空调吹吹,电扇吹着都是热风。昨晚也是又闷又热这老天爷怎么还不下雨啊。」

「昨晚不是挺凉快的?」二蛋知道吴大爷一向节省家里也只配风扇,每次和他说一把年纪怎么不享享清福。然而老人家只是无奈摆摆手只字不提。

「凉快?你小子脑子没被热糊涂吧?」

「……」二蛋记得昨晚小风幽幽甚至还有点冷,难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热晕过去的错觉?可是那种感受却又那么真实印入脑海,要说是梦这也太真实了吧。

二蛋搓搓手开始着手收拾东西准备接下来的事情。他一摸兜里还有几个钢镚便屁颠屁颠跑去快递点对面早点摊买了一碗豆浆和几个包子。

「你今天起来早哟?」卖早点的张大婶看着今天来得早早的二蛋开心地调侃起来。

「嘿嘿,就冲您这位美女我当然得起早,爬也要爬起来。」

二蛋这么一说张大婶心里立马乐开了花,「就你嘴甜,好好好今天给你加根油条。」

张大婶用长筷子夹了根油条放在二蛋碗旁边,「我说啊你同事那个案子查出来没有?那小伙子挺可惜的,上星期还和我有说有笑准备结婚叫我去吃酒。结果这人啊说走就走。」

正在吃包子的二蛋听张大婶这么一说想到昨晚的画面立马停住了手边的动作,想到那张凄惨的面容完全吃不下去啊。

今天的天气还是和往常,一样热到不行。

二蛋把货物搬上三轮车后便查看了下那些需要送货的地址,待看到一条地址后二蛋先楞了一下然后便骑上三轮车开始向各家送货。那个地址是昨天自己去过的地方,也就是打电话半天才吱一声的混蛋。话说那家伙叫什么来着?买的东西还真是多啊……

二蛋把附近的货物送完开始骑车前往那个距离快递点最远的地方。

和昨天不同院子里的杂草枯叶已经被清理干净了,但是铁栅栏上的藤蔓还依旧存在。

「叮咚,叮咚。」和昨天不同门铃按过之后很快门便被打开了,从屋内传来的冷气让二蛋瞬间打了个哆嗦。

在强烈的阳光下二蛋才看清楚眼前的这个人。他穿着日常休闲服,银白色的头发中夹杂着黑发以及惨白的肤色。他手里拿个装着透明杯子递给二蛋,「辛苦了,要不要喝点水。」

「你真是太客气了!」以前也有碰到过一些顾客体恤快递员而端杯水之类的,虽然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举动但却足以让二蛋感动到落泪,让他觉得自己的辛苦并没有白费。

「麻烦你把这字签一下。」二蛋一手递过签字笔一手接过冰镇的凉白开,吹着从屋内传来的冷风。让他顿时觉得人生真是有点惬意。

「要不要我再去倒一杯?」似乎看见二蛋手里的杯子空了而本人还意犹未尽的样子不由好笑起来。

「啊真的不用麻烦了!谢谢你了!」二蛋将杯子递过去后便重新踏上三轮车向快递点驶去。

屋内的人注视着二蛋离去的背影用手拽紧了那根常人看不见的细线,「这下麻烦了……」


评论(1)
热度(4)
2015-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