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糊

摸鱼屯放地♪
原创狗/孩子亲妈
今天也在努力开脑洞。

© 一团糊

Powered by LOFTER

【leopard】暗涌

  在一望无际黑色的土地上一个身穿斗篷娇小的影子在这里快速移动,那种速度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可以和陆地上速度最快的生物有的一拼。leopold停下来拉下斗篷望着眼前的这片场景,这里位于撒哈拉沙漠的西北地区。


    想象一下从沙漠的一头穿到另一头需要多少时间,没有人可以给出准确的答案。但是对于leopard来说这只需要两天而已。两天保持着高速冲刺的状态对于她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


    对于西北地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访客虽不感到惊讶,但是对于像这样一个独自一人,体材娇小的女性来说却感到很稀奇。


    “哟,小妹妹是迷路了吗?”说这话的是巴萨罗穆,他走上前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位娇小的女性。一个长长的战矛背在身后,淡红的短发随着风飘动着,右眼被白色的眼罩遮了起来,从她的表情上看到的却是完全不符合年龄的神态。


    “听说这里有圣魂石……”leopard并没有理会巴萨罗穆的话语直径走向前开始四处探索。

    “喂喂!我说你好好听别人说话好吗?还有那什么石是啥鬼玩意?!”


    “……”leopard不顾巴萨罗穆的唧唧歪歪向村子深处走去,自己大老远来就是为了寻找这个玩意,哪有闲情听别人废话。


    圣魂石也叫杀生石,是由一个能力高超被称之为‘魔女’的女性的血形成的。它可以使失去魂魄的身体返魂,等同于违背生命理论的规则的存在。相对应有人活了就会有人死去,使用者必须使用他人的魂魄来当做祭品,那个祭品会化为下一个杀生石。

 

圣魂石不仅数量稀少而且还异常的残酷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反魂,那些反魂未成功的人会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只为了猎杀而存在。尽管如此,一些人为了那个必要目的还是会不顾自己性命冒险去做。


    leopard知道成功的几率也只有那可怜的百分之三十,但是只要有一线生机她就会去做。她想听清楚到那个人最后的遗言,她不懂为什么那个人在她的攻击下没有丝毫还手。只是不断地用残余地力量抚摸着她的头,为什么……为什么笑的如此痛苦。


“这样就好了……这样你就可以……”他说到一半的话突然中止了,面带笑容的脸颊渐渐变得苍白。但是唯有那只手还依旧停留在她的头上。她不懂不懂,明明自己想要杀他可是对方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杀没有丝毫还手。


    “呐,我不懂啊哥哥为什么……总是这样包容我?就算在我手中死去……” 在意识到自己出神的时候leopard用袖子擦了一把脸,脸上全是泪水不由自主地流淌下来。


    “啊咧,为什么会这样。”这种状态只有小时候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发生的吧,哥哥总是那样保护着自己、什么都让着自己、好吃的好玩的第一时刻想到的都是自己,不管发生什么都会第一时刻跳出来站在自己的面前。可是自己却杀了他……但是如果不那样做的话哥哥会杀掉更多的人吧?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很少很少,大部分人可能都已经死于那场事故了吧。在leopard还是五岁的时候,她所在的孤儿院被一家儿童福利基会给收购下来。但是事实却并不是如希望中那样美好,他们打着福利基金会私下却做着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便是采取动物的基因提取当中最优秀的基因因子剔除那些不足的缺陷将那些因子注射在这些孤儿的体内,不同的动物还分别隔离分类。


    而这些惨无人道的实验也是那些表面对外打着宣称和平主义的国家私下建立投资起来的,统治者盘算着这些‘孩子’以后会为他们国家未来带来多少有利的情报时不由嘴角勾出了笑容。


    但是并不是所有孩子的身体都能接受那些所谓的因子,有些孩子由于体内的排斥而猝死有些则变成了只知道进攻不能称之为人的生物。leopard早已忘记了自己原本的名字,对于她来说‘leopard’便是那些白衣人口中所称之为的代号。


    “leopard三十号暴走!注意!”随着室内红色的警报灯响起,少女向隔离栏那里探出脑袋望去反正很快就会被镇压吧,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将白色的医务人员扑倒在地然后整片红色的映入了她的视线,那副光景与其说是人更不如说是野兽所谓吧。那个昨天还在一起玩的‘朋友’现在却是变成了这样,所谓的‘朋友’听到有人在呼唤他便向那个声音的所在扑去。隔离栏轻松地被扯烂下一步就是自己的性命了吧?


    可是她却从那个人呜呜咽咽的口中听到了意想不到的话语,“救救我……我不想杀人……控制不住……”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被及时赶到的医务人员枪杀,看着‘朋友’那张安详倒去的面容,少女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是生命。所谓的生命在那些人的眼中挥之即去,可是自己连自己的都把握不住……只能抱着膝蹲坐在角落里。


    “你看起来很小嘛,你多大啊?”一个黑发少年隔着栏杆向她问话。


    “……”少女什么都不想说后天就是自己了,自己也会像‘朋友’一样吧?变成可怕的怪物……


    “我今年十五哦,我叫mink!”少年爽朗的笑容立即吸引了少女的目光,明明在这种地方为何却笑得那么开心完全不能理解。


    “leopard,十一岁”她的声音小到像是蚊子在哼一样,却被mink敏锐地捕捉到了。


    “比我小啊那么要叫我哥哥喽?”随后将手放在她的头上“别怕,我会带你出去的。”少女很讨厌别人将手放在她的头上可是这个人却有这不可思议的魔力,完全不会觉得难受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安心。


    mink没有食言。在被第二次注射基因的时候与以往的其他人不同并没有暴走而是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力量。在医务人员觉得放松的那一刻杀戮的心瞬间燃起,在场人员无一幸免。


    “我说过会带你出去的吧?”mink向她伸出手,此时的少女对于mink身上的红色污迹完全不感到厌恶。那个力量是使她自由使她重获光明的颜色如同她的头发一般,不管在哪里永不退去。


    可是mink毕竟和leopard体内基因所含的程度不一样,动物的杀戮之心每时每刻不在他体内点燃。逃出来以后地下竞技场成了他最好的存在方式,在那里被称之为‘恶鬼’的存在。在这里通过不断地厮杀虽然可以暂时缓解杀戮之心,但是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如同毒瘾一般身体本能的认为这才是正确的生存方式,可是mink毕竟是不那些野兽。为了克制这些他每天都会干很多的兼职累死自己,有时候甚至会自虐。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害怕自己会有那么一天如同实验室里的那些孩子一样丧失理智。


    mink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就连后来和他的恋人都没提起过。他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提这件事情,自己可以很好的克服这一切。 可是leopard却更早的发现了这件事实,并不是害怕哥哥会杀掉自己而是害怕自己所认识的哥哥变得不再像自己记忆中的那样。害怕逃避这一切不敢去面对……


    “如果让我亲手杀掉你的话,那不如让我自己死掉好了。”哥哥说过的话在她耳畔回旋。明明那么深爱着自己的人可是却那样轻视自己的生命。leopard无法理解,她其实希望哥哥可以和自己打起来就算是为了自我保护也好。可是那个人却没有那么做……


    leopard向村子边的岩洞走去,有人曾经告诉过她那里有她所需要的东西。洞的入口并不是很大大概足够容纳一人的份。leopard将缆绳一头捆在自己的身上另一头绑在一旁的岩石上。山洞这样的地方地形复杂可以使人迷失乃至最后忘了自己是谁。


    “你为什么来这里?”leopard漠然地盯着巴萨罗穆,不知道这个人跟自己来这里有什么用意。


    “哈哈我是看你需要什么帮助,话说你一个小女孩来这里真的很危险啊?大人呢没有和你一起吗?”巴萨罗穆紧跟着leopard身后,他看得出来这孩子和一般人不一样。而且村里的老人们曾说过这个山洞是封印着邪恶的象征任何人靠近都会被邪恶给附身,当然巴萨罗穆不会相信这些鬼扯的玩意只是对这个山洞很有兴趣却一直没机会靠近而已。


    山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复杂前半段路确实非常崎岖难走可是越往后面道路越平坦开阔,巴萨罗穆惊喜地看着眼前的这幅场景,溶洞里的钟乳石闪耀着绚丽的白光。但巴萨罗穆不敢大意继续小心翼翼跟在leopard的后面。leopard所前往的是这个山洞的深处,一个耀眼的红宝石在这里发出奇异的光泽,那便是圣魂石。


    巴萨罗穆看着那块石头不经流下口水,那种东西要卖的话一定值非常非常多钱,村里的老人却说是邪恶的东西他们真是老顽固了。leopard看了看这块石壁大部分全是被这红色的石头包裹。这也说明很久很久以前这里一定有过很大的祭祀,这得是多少人的性命才形成的啊。


    leopard将随身携带的铁锹拿出来挖了一块随后便走了出去,她已经感觉到了不适。她的到来惊动了这里的亡灵不可以呆更久否则他们一定会将自己给吞噬。巴萨罗穆却并没有移动脚步心中盘算着这面石壁的价值,这些红宝石的价值这辈子不,下一辈子也用不完啊!


    “喂喂你看看这个得卖多少钱啊?!”巴萨罗穆向着leopard大声呼喊着眼中全是金钱“你居然不带走吗,这么稀有的东西!”


    “你想要那就给你吧,我只要这点就好……”leopard回过头看着那个家伙然后漠然转身。前脚刚踏出一步后面立马便听见后面传来巨大的惊叫声,不像是人类所发出的声音。


    “怎么回事?!”leopard急忙转过身子,眼前的场景着实让她吃了一惊,像是触手一样的红色液体拉扯着巴萨罗穆,把他拉入自己的地盘。在这中心有一张长满锯齿的利嘴仿佛要将巴萨罗穆吞入肚中。而那些触手不死心地开始围绕着leopard身边。触手攀上了她的脚脖,正在试图将她拉入利嘴之中。


    “救救我!!”巴萨罗穆的呼喊下一秒立即就被淹没其中。leopard挥动着手中的战矛向身边的触手刺去,一个上挑迅速拦下了面前的触手,中心的利嘴收到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发出尖锐的声音,声音回荡在着山洞内久久未能散去。


    “救……救……”巴萨罗穆的声音越来越小随着咔嚓的一声,瞬间便没有了呼喊取而代之的是红色的液体从利嘴那溅出。


   火的颜色、血的颜色、救赎的颜色亦是恶魔的颜色。


    leopard一边踩踏着围绕她的触手一边腾出手来还击。快了快了,她已经看见了入口的光亮。就在快要抵达的时候却被触手抓住脚腕一个猛地甩了回去。


    “咳咳!”leopard看着那些触手的表面开始浮现出一双双的眼睛。


    “救我”“救我”“为什么不救我”“该死的女人”巴萨罗穆声音和许多其他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叫嚣着在这个山洞里,所以这个怪物是由怨念形成的吗。不管是任何生物都会有它的弊端,leopard掀开右眼的眼罩快速扫描着身边的一切,右眼是货真价实的野兽之眼。也是因为基因的改造而被迫形成的。


    “咦?”leopard朝着钟乳石的方向望去现在这个山洞不管是哪里都会被染上暗红色的污迹,可是唯有那里却没有。她跳起来用战矛敲碎了一块然后奋力向那些触手扔去,触手在和钟乳石接触的一瞬间一股腐烂的焦臭味瞬间填满了整个山洞。


    “啧”世界就是这样不管哪里都存在着弱肉强食的生物链系统。


    趁着这个空档leopard捂着口鼻快速逃出山洞躺在地上大喘气,似乎是因为山洞有封印的问题所以怪物无法从里面出来。


    没有必要和更多人产生交集这是leopard深知的,她不想再看见曾经的那些一幕幕的惨景了。至始至终她都和他人保持一定距离,自己是不幸的象征她早就知道了。可是自己却贪念那种与他人在一起的温暖,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在自己身边的人全都离她而去了,就连路边的流浪猫也不放过。


    “好想……和大家……在一起玩啊,哥哥。”leopard擦拭着眼角。不可以哭,泪水只是弱者的象征。这一点明明很久就知道可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自己要变得坚强起来,不可以再依靠别人。


    “前进吧,leopard!”耳旁仿佛又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她站起来向沙漠走去。很快就可以看见他了吧?该说些什么呢。leopard握着手中的圣魂石努力不再让自己哭泣“谢谢你哥哥,对不起……”

后记:关于mink和leopard的文

评论(5)
热度(1)
2014-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