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糊

摸鱼屯放地♪
原创狗/孩子亲妈
今天也在努力开脑洞。

© 一团糊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花开烂熳时》

(现代、腐向、双向暗恋、HE)
    
   “一点半。”邵飞扬坐在咖啡店的长条座椅上吹着空调顺手看了一眼手腕的钟表,待在这里打发时间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习惯。喝咖啡并不是他的主要目的,他所在意的是对面那家花店里面的店长。

   邵飞扬透过咖啡店内的玻璃可清晰看到那个人忙碌的身影,栗棕色的头发随风飞扬,俊俏却略带稚气的面容微笑面对来的每一位顾客。似乎是由于天气炎热的缘故衣领处大大地敞开露出洁白的锁骨仿佛在对他的忍耐做着考验。坐在对面的邵飞扬见此将口中的咖啡喷了出来然后猛地拍桌子在心中怒吼,“天宇你有点自觉好吗?!!”

    莫天宇和邵飞扬是高中同学,也是死党。最初见到莫天宇是刚入学报道的时候,他正从操场回来取东西。发现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莫天宇正望着窗外发呆,细碎的刘海贴在脑门上露出下面英气的剑眉、双眼皮、挺拔的鼻子、微微下垂的嘴角他甚至能从那张稚嫩的脸上闻到扑面而来的爽肤水的薄荷味。

    正因为是邻座很快便打成一片。 莫天宇经常喜欢望着窗外发呆,很久以前就经常和邵飞扬谈起以后想开花店的梦想。邵飞扬只是静静地听着他大谈对以后未来各种美好的想法,可是后来他才发现天宇说的是认真的。看着天宇的神态,邵飞扬不知何时觉得自己竟然喜欢上了这个总是默默注视着窗外的少年,起初只是以为这是这个年龄段生理期的一种表现罢了,于是他一边自我安慰着等过几年就会好了。可是喜欢的心情又怎么会停止呢,它只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越来越深刻。高考之后莫天宇和邵飞扬便各奔东西加上工作以后便更加没有时间,也只有在过节放假回来同学聚会上偶尔见一下面吐槽下各自现在的所见所闻。


    和往年一样今年的聚会场所还是在自助火锅店。一堆人开了个包厢,点了几箱啤酒打算来个不醉不归。

    “话说天宇你交到女朋友了没? ”一名以前和他们关系玩的还不错的男生突然开口说道,刚刚还拿起手机炫耀着自己和女友的合照现在看到在一旁默默无闻的莫天宇便看不下去了,大家都聊得火热朝天而他却在角落里什么也不说。

    “没有。”简单的两个字后便又沈默了下去。

    “那有没有看中的妹子啊?”

    “没有。”

    “那需不需要哥们给你介绍一个?你喜欢啥样子的?”

    “暂时不需要。”

    话题又一次陷入了沉默,敢情自己是热脸贴他的冷屁股自做多情。本来热闹的场面全被他给毁了,还打算趁今天好好表现表现赢得大家心目中的地位。可是现在面子上下不去被同学嘲笑着又加上喝了点酒这哥们开始挽起袖子准备动手。

    邵飞扬见此赶紧站了出来将二人拉到走廊上面开始劝导,“大家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你看看他这副晦气脸哼!暂时别让我看到他,不想来就别来谁求着你真是……”男生说完便气冲冲转身进入了包厢。

    “你今天心情不好吗?”邵飞扬知道莫天宇一般是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像聚会能来已经很难得了虽然每次都坐在角落里。

    “还好……”

    “还好是怎样啊哈哈!”邵飞扬将手搭在莫天宇的肩膀上,就和高中时期一样“你一定觉得聚会太无聊了吧,那我就陪你出去走走吧怎么样?”

    “好。”其实参加聚会时为了见你,这句话莫天宇说不出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己对他的那种感情变得不一样了,每一次看着他发过来的短信都会愣半天。也只有在他的面前才会表现出自己坦率的一面。

    “诶?喜乐他都有女儿了?!”莫天宇不可思议地瞪着大眼,两三秒后才往嘴里又灌进去一大口啤酒。

    “是啊,那时他结婚叫了班上好些人呢可惜你没来。”邵飞扬跟着也喝了一大口。

    路边的大排档人声鼎沸,就算是在室内也因为空调开得不足而有些火热。看着坐在身旁的脸颊带着红润的莫天宇,邵飞扬看得有些发呆心剧烈地跳动起来。他想起了很久以前晚自习结束后两人也是这样跑到路边的小摊子上吃着烧烤聊班上那些同学的八卦,他那时是很爱笑不时就露出嘴里两颗虎牙,原来都这么久没有看到过了……

    “那你呢?等等……别告诉我你也已经是孩子他爸了。”莫天宇的呼喊拉回了他的思绪。

    邵飞扬只是无奈地笑了笑,“怎么可能嘛,喜欢的人倒是有了。”

    “咦……?”莫天宇一愣,片刻后就燃起了八卦的心,“什么样的美女还是你搞不定的?”

    邵飞扬隐晦地笑笑不说话,直把莫天宇逼得好奇心更重了才慢悠悠地开口,“不是什么美女啦,很普通的人。就是喜欢了好几年……想忘也忘不掉。”

    这下莫天宇更震惊了喜欢了好几年难不成是自己认识的?还是当时班上某个女同学?说起来当时班上有位和他关系不错来着,“你该不会……一直暗恋着对方吧?!”

    邵飞扬的表情像是在笑但又有点苦涩,莫天宇只好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你这么优秀的人弄不好对方也是喜欢你的呢!加油啊!”

    邵飞扬只是点头笑心想说了只会把那个人吓得离自己更远自己再好再优秀又有什么用呢?两人沉默地各自吃了一会儿菜,邵飞扬才重新换上轻松的语气开口,“你还专研你那花花草草?”

    “喂!你这看不起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可以有了自己的门面啊!”一提到自己的事莫天宇就打开了话匣兴奋地说了起来,一聊就又是好几个小时。

    当两人从大排档出来的时候街上的人已经不多了莫天宇已经有些醉了路都走不直摇摇晃晃地攀着他的肩膀。邵飞扬比他高半个头,不得不稍微倾斜下一边的肩膀,好让莫天宇手抬得不那么累。 他原本就是会喝的体制加上应酬经验这点酒简直就是小意思,可是这么多年来再次和身边的这个男人靠得那么近,他脑子里一团混乱,只觉得眼前的景象都变得有些模糊,就像一场梦那样不真实。

    他颤抖着伸出手搂住莫天宇的肩膀,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一些,随后拦下一辆出租车先把莫天宇送回他家,看着他摇晃着走进楼道这才让司机开车。邵飞扬闭上眼满脑子都是昏暗的灯光下莫天宇那笑颜便觉得这一切又不是那么难熬了。

    第二天午后顺着莫天宇给的地址邵飞扬来到了他现在所开的花店,坐落于一家咖啡店的对面门面并不是很大,但是这里却有莫天宇的气息。莫天宇看到他的到来立马上前迎接随后向他介绍店里的摆设设施什么的,并开玩笑的说道以后要是送女朋友花什么的随便说这份微薄之力还是可以帮的上忙的。

    邵飞扬只是笑笑顺手拿起后堂那个花盆,眼前的花盆里所栽种着这株植物,灰色的圆锥形花朵正在悄然开放,一股浓郁的柠檬味从这株植物上缓慢散开沁人心脾。

    莫天宇见此慌忙将花盆收了起来然后红着脸推搡着着他出去,这种表现还是邵飞扬第一次见到,以往只要和他提起植物一定会说个不停可是现在的表现却完全相反。这反而激起了邵飞扬的好奇心,在他的不断追问下终于得知了这株植物的真实面貌“柠檬草”。

    邵飞扬思量着怪不得闻到一股柠檬的清香呢如来如此,看起来天宇似乎很珍重的样子。毕竟自己也是成年人了经济来源还是有的。既然他那么喜欢那就私下偷偷多送他点如何?

    回到家后邵飞扬打开电脑开始在网上搜索着“柠檬草”他拍着脑袋想起来忘记告诉他自己由于公司调度而来本地工作了这件事。看着网上一排排的柠檬草他正思索着买哪家好呢,却撇到了右下角的小字,花语:“开不了口的爱”。

    邵飞扬微微一愣低头一笑却是苦笑,柠檬草不正代表了自己?他深吸了一口气被压抑了几年的感情,仿佛洪水找到了泄口一般,喷薄而出剧烈得他再也控制不住。他多想现在告诉他,自己有多爱他,多想光明正大地拥抱他,亲吻他,做那些恋人之间的举动就算自己是男人,也一样可以给他想要的爱情甚至比这个更多。

    可是自己却开不出口,只能在他身旁默默注视着他。抬起头看见柠檬草的图片邵飞扬陷入了沉思。暗恋就像一场哑剧谁先开口,这场剧就落下帷幕。

    几天后莫天宇收到了大概十几株由快递寄过来的柠檬草,他先是一愣然后看到中间夹杂的卡片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快速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你发财了吗?”莫天宇努力克制着自己微微颤抖的声音,他不知道自己听到邵飞扬的声音后是否还能够忍得住不哭出来。

    对方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看你那么喜欢只是想给你个惊喜……”

    “可是……这不是主要问题……”莫天宇有点发蒙了他不知道该如何来解答。

    “花语:‘开不了口的爱’和我很像对吧?”

    “?!”

    “我就像这花语所说一般如同一个懦夫不敢表达自己心底的感情。”一瞬间仿佛如释重负一般邵飞扬缓缓开口,“我一直暗恋的人就在我身边,我喜欢你……天宇。”

    话语刚落立马沉默了下去。邵飞扬知道这一切都改结束了,或许自己早就应该结束这场不可能的恋情。

    “我……”听到这里莫天宇猛地掐了自己一下告诫自己这不是梦,什么嘛原来喜欢的人和自己抱有同样的情感。他不再掩饰用沙哑的声音开口,“我也一直喜欢一个人虽然那个人就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可却鼓不起勇气。这次被你抢先了啊……谢谢你飞扬。”

    听到电话那头的答复邵飞扬先是一震然后无声地笑了出来,“是吗……枉费我做了那么多的准备。”随后他站了起来打开咖啡店的大门大步向对面走过去将莫天宇紧紧抱在怀里。

    “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那不是你该说的台词。”

    为了某个人特别去做什么事情,虽然看起来很笨拙。但是只是为了看见对方那开心的模样。想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对方,让对方感到开心而露出笑颜,那样子是多么令人开心的一件事情……

    END

评论
热度(2)
2014-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