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糊

摸鱼屯放地♪
原创狗/孩子亲妈
今天也在努力开脑洞。

© 一团糊

Powered by LOFTER

【MINK】谎言

  mink还是和往常一样天还没亮就起来打理着船舱内的杂物。距海鹰号停岸已有两天,风向正常没有异样。明天即可出海。


  “mink你起的还真是早啊是要去哪吗?”爱德华打着哈欠穿着睡衣,睡眼朦胧地向mink走来。他看着mink穿戴整齐将惯用的长刀插在身后的圆盘凹槽内。


  “去兼职……”mink并没有多说什么下了船直径向前走,他突然想来了什么转头对爱德华无奈地笑了笑“对船长要保密哦。”


  爱德华绕着脑袋不耐烦地说道,“啊啊,我知道了……你这么缺钱?”


  mink苦笑着什么也没说下了船朝巷子的角落走去,那里是一个布满红锈的铁门。 


  他从口袋掏出一张卡片从门缝递过去,铁门的那一方收到卡片将门打开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见到mink吹了声口哨然后带他进去“呀~好久不见black mink”


  “black mink”才是他真正的名字意思也很简单就叫“黑貂”,不过这个名字却是这个地下竞技场令人畏惧的一个名字,被称之为“恶鬼”的存在。


  “你现在很少来了是发生什么好事了吗?”老人带他前往后台登记,老人虽然一大把年纪但是他却非常善于行言观色,他看得出来现在mink变了,不像当初那个无论走到哪都感觉全身散发杀气的家伙。


  “一般般吧…”mink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并不想多说什么,和这里的人没有什么好说的。言多必失,说不定哪天死的就是自己。


  虽然mink早就做好了这个觉悟但是想到这些他不经打了个寒战。

  死是什么?或许真正的自己早就死掉了吧?在这里的只不过是一副有着mink外表的空壳而已。大家都在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而自己却停留在这里,没有人会注意自己……黑色的世界,只有这里才属于自己而自己也只能存在于那个世界。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只能盲目地向前,向前,向前……


  “mink有什么烦心事也可以找我谈谈哦!”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脑海想起。“感觉mink总是自己独自承担一切,我也希望可以帮上忙啊。”等等,别说了。“mink……多依靠下大家吧。”他拼命捂住耳朵不想听不想听可是那个声音却是自己很重要人所发出的。饶了我吧……小璃。


  随着休息室外的刺耳的喇叭的大声呼喊,mink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别人根本不敢相信看起来如此破旧的铁门之下会有这样面积宽广的地方。坐席上的人大声呼喊着,露出肥硕的嘴脸。这次mink的对手是海怪,一个长着人脸却不知道是什么生物身体的怪物。看客们挥舞着手头的票子不断地下注,在mink眼中那些擦抹着胭脂粉的富人们不过是他刀下一块一块红色的不明物体。不过现在他的注意力可不在那边,而是眼前的这个怪物。


  怪物虽然体型巨大看起来很笨拙但是实际速度却非常快,在它的攻击之下mink防御已经非常吃力更别说还击了。


  “看来‘恶鬼’不败的传说终于要被打破了吗?”,解说员的声音传遍整个场地。mink笑了笑快速躲开然后从凹槽内掏出一个发光的物体向怪物扔去。瞬间怪物捂着自己的右眼吼叫起来,mink轻笑着迅速跳开危险区域。可是他却没有料到怪物的一个横扫尾将他重重地撞了出去。


  “咳……哗”一口鲜血由胸腔一拥而上从口中喷出。“很厉害嘛……这家伙”mink靠着墙壁缓慢站了起来,接下来自己必须集中注意力,否则会死的就是自己。


  怪物似乎到了发狂了阶段他到处冲撞甚至连坐看席的墙壁都被撞开,看客们立即惊恐起来四下逃窜。几名反应迟钝的看客在怪物的爪子之下化作了一滩肉泥。


  “喂,你的对手是我!”mink毫不留情地扔了一个飞刀过去正好刺中怪物的背部。


  “嗷嗷!!”怪物发出刺耳的尖叫然后朝他扑过去。mink摆好架势准备跳到上方进行攻击。可是他却没有想到怪物的旁边有一个受到惊吓的小孩被刚才发生的一切吓得不知所措大哭起来。要是以前的他一定不会多管闲事,可是现在他却以那孩子优先考虑。快速跑过去一把抓起向远处的软棚子上扔去。显而易见当他放弃了自己求生的机会时下一步会死的就是自己。果然怪物重重地将他甩了出去。撞上墙的一瞬间mink听到了自己骨头裂开的声音,以及由于巨大的冲击而损坏的身体。


  “手骨折了啊……”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拉动自己身旁的银丝。一瞬间怪物身体如同被什么切割一般鲜血瞬间喷涌而出,刚才在怪物向坐看席发动攻击的时候他就已经跳到这里将银丝固定好,以及那把刀上面也带有银丝。他欣喜地看着眼前的场景,鲜红的液体不断朝外涌出。而那只被眼罩挡住的右眼不知何时暴露在了空气中。


  mink右眼看不见任何东西一道显眼的刀疤却赫然显露了出来,那个伤是为了某个人而挡下的。虽然那个人却因为某件事情而厌恶了自己不过没关系。很快就会见面吧?到约定的那个日子,带着仇恨挥舞着手中的长矛挥向自己。然后……“呐,妹妹你也很期待那一天的来临吧?”


  等mink拿好奖金收拾好东西装作没事人准备上船的时候,却发现船长挡在了甲板处。


  “搬橘子时不小心摔倒了没啥只是骨折了,船长你不用担心的!”mink笑盈盈地走上前想回自己房间却还是被拦了下来。


  “两个人的时候不是说叫我小璃吗,你今天怎么了?”他看了一眼mink用白色纱布包裹的左手叹了口气“很痛吧……”


  “其实没什么啦,对了这个!”mink从口袋里掏出一样银白色的吊坠放在小璃的手上。那是个外形如同四叶草一般中间镶嵌着蓝宝石的银色吊坠,虽然并不华丽但也十分美丽动人。mink笑着然后在他头上轻轻一吻“生日快乐小璃……”


  “今天晚上格依会做大餐哦,请好好期待吧!”mink竖起大拇指摆出朝小璃笑了笑然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啊,果然……”进到房间后mink脱掉自己的上衣将绷带换了下来洒上医生给的药之后又拿新的绷带重新绑起来。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小璃会喜欢吗?”他轻笑着起来可是脸上却因为疼痛而扭曲了显得非常奇怪。


  想起来和小璃的相遇他不经笑出了声,小璃他还真是可爱啊。不过这样的自己又会活多久?幸福那种东西自己可以给予吗?


  自己这种人真的可以拥有它吗?不止是爱连喜欢都没有认真对他说过一次吧……怕承担这一切,自己还真是胆小鬼。


  爱是什么?喜欢又是什么?不计一切代价付出真心就可以?那样的话……你会永远留在这里吗?留在我身边吗?


  想到这里mink慢慢合上双眼睡了过去,在梦里那是个安宁的地方有花有草,还有……他所珍重的人……

评论
热度(1)
2014-06-01